校友之家
材料学院96届4221班同学毕业20年母校重聚:每分钟欢乐61秒
2016-08-28 11:30  

又是一个十年,还是这个久远却又令人忍不住朝思暮想的校园。依然是友谊西路127号,还有那脑海深处清晰记忆的710072和77#信箱。2016年7月15日,毕业整二十载的96届材料学院4221班的25名同学与恩师们在学院322会议室再度聚首。

当年的班主任余心宏老师主持了师生座谈。学院董文强书记和殷小玮副院长介绍了材料学院的发展现状和未来规划,得知师资队伍兵强马壮、科研项目硕果累累、产业发展如火如荼,同学们由衷地为学院的发展壮大感到无比的兴奋和自豪。

姚泽坤、李付国、王敏、李淼泉等四位当年的任课老师用那依然从容淡定、沉稳大气的语言与同学们进行了亲切的交流。离开校园已二十载,但恩师们一如既往的关心着弟子们的职业发展、关注着弟子们的家庭成长。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不读书不解恩师情。虽然弟子们的两鬓之间也有了星点斑白,但恩师们的殷殷细语和谆谆教导,瞬间将同学们拉回到20年前,那个懵懵懂懂却又意气风发的年代。空气中洋溢着兴奋、感恩、欣慰之情。

晚宴上,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谢老师恩、叙同窗情。恩师们依旧是那么朴实、真诚的祝愿,希望同学们不论从事什么工作,都要脚踏实地、勤勤恳恳,回馈母校、报效祖国。当年校风、校训的言传已然印象模糊,今日方知恩师已用身教让你我传承了西工大人的基因,公、诚、勇、毅,这也是西工大人在祖国的三航战线捷报频传的根本所在吧。

同学们共同的心声是:我很幸运,我是一个西工大人;我很骄傲,西工大在不断的发展壮大;我很自豪,我带着西工大学子的身份在为祖国的强盛和社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座谈会后,学院领导、各位恩师与同学们合影留念

在余老师的带领下,同学们兴致勃勃地参观了长安校区

在秦岭脚下的民族园,师生继续欢聚、畅情、畅饮

相欢数日,17日怀着依依不舍之情,同学们陆续离开,在微信上各自道别。浓浓的情谊,似乎我们不曾来过,又好像从未离开,浑厚的工大,古老的西安,且行且远,难说再见!

附1:丙申仲夏4221聚会札记

丙申仲夏,古城长安,余4221班贰拾载后回西工大母校相聚,友谊西路,新楼幢幢,学区步道,景色依稀,旧舍已拆,永留心间,回味往事,感慨万千。院董文强书记携众恩师亲切会见,展专业前景,绘院系宏图,眷眷教诲,怎能忘怀,公诚勇毅,永记心间。晚欢宴于骊苑,开怀畅饮,师生尽欢!

班主任余心宏及董师母次日亲率至长安新校区,秦岭北麓,巍峨壮观,青山碧水,翱翔蓝天。夜宿广新园,入秦岭深处20余里,满山青翠,沣河潺潺,篝火冉冉,袅袅炊烟,烤羊串,饮啤酒,同学欢饮畅谈,孩子嬉闹身边,赏民族歌舞,观魔术杂技,功夫师傅邀军民同登刀山,义气风发,感同少年!

恨月升太早,光阴寸短,次日五更始,挥泪仓惶,飞机动车,顷刻间四散全国。烟波千里,雾霭沉沉,不知再次相聚是何年?长安同窗,屯、欣、军民、政权,接待何等周全!吾班29人,憾聚霞、鹤鹤、鹏、毅未能亲至,其余同学,携亲带儿,悉数来聚。

意深词浅,此情绵绵,二两小酒,微醺感怀,皆嘱国林兄作PPT文以记之,以示纪念。

(4221 张凯 2016年7月19日)

附2:二十载再聚首感怀——海阔天空之风尘江湖

古城长安,繁华依旧。盛夏骄阳似火,难掩游人如织。奔走相告中,原是打铁帮二十载重聚总舵,吉辰就在十二日。

是前一日,盘踞于此的高帮主率两位王长老、刘长老等早已安营结寨,静候众侠归来。

一时间,天上飞的、地下跑的,还有偷闲练练脚的,齐聚俪园。十年前紫禁城论道余音未了,十年后秦皇城再续旷世奇缘。

弹冠相庆间,众侠士或携妻女、或带娇儿,相拥入席。

觥筹交错、刀光剑影,白黄之间,已臻入化。说好的不醉不归。

醉了,也不归。

支起。锅坛六侠围坐。混战、酣斗。高帮主依旧的顽童,一声“撤”,中气已然弱了三分。永远的凯侠舒展那久远的淡定笑容,唇齿间蹦出一个字:“收”!外围呼声起。众侠一声惊叹“牛”!江湖几近绝迹的AAA第三日重出江湖,在下不表。如是散,一夜皆无他事。

翌日即吉日。众侠士先行各自找寻昔日修炼场景。东西南北门展示的是胸怀。77号箱牌是永远的记忆。父母恩、朋友缘,皆寄情于此。

午后三时。大阵仗,浩大工程,舵把子的。舵把子、副舵把子领衔,众恩师依旧淡定中透出从容。公、诚、勇、毅。赞叹中,摸摸胸口。还在。

晚宴。入席。笑声尽头,带头师尊携师母翩然而至。昔日领路恩师依次围坐。徜徉在白黄之间。推杯换盏,用的是功力、长的是脑力。是夜尽欢。

第三日。师尊师母引领,新地盘。赞。

寻秦岭深处。小憩,作别晚宴。大块牛羊。篝火做伴、炫技助兴。

吊桥处,暗思忖。吾帮29侠,憾缺风尘四侠。巨侠没来,少几分文采墨场;毅侠没来,少几曲歌声悠扬。鹏侠也没来,玉树临风呢?可曾记否:降牌十三招神技?忽然间,天空祥云。那是鹤侠妹妹来了么?只感一股仙气扑面。惊觉。

再五年、十年甚或二十年,那又该是怎样的景象?

相欢第四日,五更始。一骑绝尘。冷风起,泪已粘襟。

江湖路远。难说,再见。

(4221 李健 2016年7月21日)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CopyRight (c)   2016-2017   通讯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友谊西路127号西北工业大学材料学院 邮编:710072 版权所有:西北工业大学材料学院 技术支持:赵有国